醫生的角色,除了消極地治療疾病,還能積極地為病人做些什麼?

這是我常在問自己的問題


十年前在長庚醫院服務時,我擔任麻醉科、疼痛科主治醫師,同時也推動長庚醫院癌末疼痛控制中心的成立,專門針對癌症末期的病人,進行疼痛控制的治療。

在長庚服務的期間,許多病患的家屬對於我能為他們的家人在生命的最後階段減輕痛苦表示感謝。但是,身為疼痛科醫師的我,總對於自己只能消極地減輕病患的疼痛,卻無法積極地挽救生命感到難過。望著病人與家屬感謝的雙眼,反而一直是我心中最深沉的無力感。

「在生命的最後階段,醫生的角色,若不想只是消極地減輕疼痛,能積極地為病人與家屬做些什麼?」這樣的無力感驅使我重新思考身為醫生的意義,也讓我踏進了預防醫學的領域。

1991年,我創立了聯安醫療機構,提供舒適環境與人性化服務,讓大眾不再視健檢為畏途,也因此健檢可以發揮早期篩檢早期治療的正面意義。1994年與王桂良醫師創辦安法診所,引領抗衰老風潮。2000年與榮總鄭慧正醫師共同創辦榮科醫學影像中心,將預防醫學帶入影像醫學的新時代。2006年,我將預防醫學的概念引進中國,在上海成立了景康健康管理中心,讓預防醫學的觀念在中國生根。

不知不覺,我踏入預防醫學的領域也已經二十年了。雖然預防醫學的觀念在台灣及中國已經廣為大眾所接受,但我還是常常會思考,面對目前醫學上的限制,我還可以做些什麼?

兩年前接觸到幹細胞,並實際到美國進修考察,看到幹細胞讓心肌梗塞的病人可以復原、讓中風的病人可以站起來走路、讓退化性關節炎長出軟骨組織的成功案例,才恍然大悟,原來,一直以來我所尋找的答案就在這裡。

積極地在身體健康的時候,將自己的成人幹細胞儲存下來,為生命預做準備。這樣一份受益人是自己的生命保險,才是延續自己和家人幸福最有價值的保障。

基於這樣的想法,以及推廣預防醫學的使命感,2010年穎奕細胞銀行於是成立。希望這樣的新思維,讓更多人受惠,人生更加圓滿無憾。

2010于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