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的角色,除了消极地治疗疾病,还能积极地为病人做些什么?

这是我常在问自己的问题


十年前在长庚医院服务时,我担任麻醉科、疼痛科主治医师,同时也推动长庚医院癌末疼痛控制中心的成立,专门针对癌症末期的病人,进行疼痛控制的治疗。

在长庚服务的期间,许多病患的家属对于我能为他们的家人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减轻痛苦表示感谢。但是,身为疼痛科医师的我,总对于自己只能消极地减轻病患的疼痛,却无法积极地挽救生命感到难过。望着病人与家属感谢的双眼,反而一直是我心中最深沉的无力感。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医生的角色,若不想只是消极地减轻疼痛,能积极地为病人与家属做些什么?」这样的无力感驱使我重新思考身为医生的意义,也让我踏进了预防医学的领域。

1991年,我创立了联安医疗机构,提供舒适环境与人性化服务,让大众不再视健检为畏途,也因此健检可以发挥早期筛检早期治疗的正面意义。1994年与王桂良医师创办安法诊所,引领抗衰老风潮。2000年与荣总郑慧正医师共同创办荣科医学影像中心,将预防医学带入影像医学的新时代。2006年,我将预防医学的概念引进中国,在上海成立了景康健康管理中心,让预防医学的观念在中国生根。

不知不觉,我踏入预防医学的领域也已经二十年了。虽然预防医学的观念在台湾及中国已经广为大众所接受,但我还是常常会思考,面对目前医学上的限制,我还可以做些什么?

两年前接触到干细胞,并实际到美国进修考察,看到干细胞让心肌梗塞的病人可以復原、让中风的病人可以站起来走路、让退化性关节炎长出软骨组织的成功案例,才恍然大悟,原来,一直以来我所寻找的答案就在这里。

积极地在身体健康的时候,将自己的成人周边血干细胞储存下来,为生命预做准备。这样一份受益人是自己的生命保险,才是延续自己和家人幸福最有价值的保障。

基于这样的想法,以及推广预防医学的使命感,2010年颖奕细胞银行于是成立。希望这样的新思维,让更多人受惠,人生更加圆满无憾。

2010年 于台北